首页 > > 信访园地 >> 经验交流

信访工作制度改革推进“分类处理” 怎样帮老百姓找到更合理合法、更有效的解决途径?

作者:湖北省信访局日期:2017/9/10 9:26:55已浏览:114来源:南方都市报 分享:


信访问题的解决流程,正在经历一场变革。

继推动37个部委梳理出台“分类处理信访诉求清单”之后,国家信访局出台了《分类处理信访诉求工作规则》,给出一张分类处理信访诉求的新流程图。在这张流程图里,你的信访问题将“按图索骥”,根据清单中所列出的有权处理部门、法定途径,获得办理和答复。

9月7日-8日,国家信访局在武汉召开依法分类处理信访诉求工作现场会,以武汉为“样本”,向全国31省区市、40多家中央部委推进这一新举措。

“行政程序处理决定书”

替代“信访答复意见书”

去年底,上访了大半年的白师傅收到了一份“不一样”的书面答复。

56岁的白师傅,此前在武汉市副食品调料公司下属的一家加工厂做了20年的锅炉工。在他看来,锅炉工是“特殊工种”,满20年应该可以申请“提前退休”。但他的这项申请,却被社保部门给“否”了。

白师傅不服气,一次次找武昌社保处上访“评理”。

“每次接访工作人员都给他解释:商业行业的锅炉工不属于国家认定的‘特殊工种’。”武汉市人社局信访处的人员介绍,但除了信访答复、解释,也没有更好的开解方法。

此时,恰逢武汉试点“分类处理”。按照武汉市人社局梳理的“分类处理清单”,白师傅申请提前退休,属于“提前退休行政审批程序”。

2016年9月,在武昌社保处接访人员的建议下,白师傅正式向武汉市人社局提交了办理提前退休的申请。“对白师傅的申请和资料,重新进行了调查核实:发现白师傅所工作的公司为商贸控股,属于‘商业行业’,按照国家发布的特殊工种名录,商业行业的锅炉工并不在其中。”上述人员说。

2个月后,白师傅收到了武汉市人社局出具的一份“行政程序处理决定书”,详细告知了不予审批的原因和依据。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份“行政程序处理决定书”的最后,还告诉白师傅:如果不服处理结果,可以向省人社厅、武汉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或向有权管辖的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白师傅还是不服,但他看到了“评理”的新路径———带着这份文件,他决定向湖北省人社厅申请行政复议。

武汉市信访局副局长李辉告诉南都记者:白师傅这起案例中,用“行政程序处理决定书”代替“信访答复意见书”,便是其背后信访问题办理流程的变革。

武汉样本:

信访事项来了之后该怎么办?

这项改革,始于2015年初。

十八大以来,按照“把信访纳入法治化轨道”的改革要求,信访工作制度改革实行了“诉访分离”,厘清信访与司法的边界。

2014年8月,国家信访局继续出新招:依法分类处理信访诉求,以此更进一步厘清信访问题办理中信访程序与行政程序的边界,让有权处理信访诉求的职能部门依法承担起解决问题的职责。

这一设想刚提出半个月,武汉便迅速“落地”,组织38家市直单位根据各自法定职责,探索梳理“分类处理信访诉求的法定途径清单”。

“中央部委还在陆续试点梳理的时候,武汉很快拿出了38家政府部门的清单。”在日前召开的全国依法分类处理信访诉求工作现场会上,武汉的先行先试,获得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点赞。

有信访系统人士指出,此次全国性的现场会选择在武汉召开,也是因为武汉率先试点“闯”出了一条路径。

会上,作为“改革探路者”,武汉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胡立山率先发言,分享“信访问题来了,该怎么办”。

武汉市选择了老百姓信访反映比较多、部门权力清单已经比较明晰的政府部门,根据其法定职权,梳理出哪些信访诉求可以导入行政程序办理,划明“信访局”、“有权处理机关信访处室”、“有权处理机关办理部门”、“有权处理机关法制部门”以及信访复查复核机关的职责,由此建立起接到信访诉求后,“会商定责-甄别分流-规范办理-督查督办-事后依法纠错-考核问责”的办理流程。

从试点情况来看,至少有六成以上的信访诉求,都能够通过分类处理,进入行政程序处理。

信访部门不再“包打天下”

“分类处理”,究竟带来哪些变化?

“它打破了传统的思维模式。”李辉谈道,以往信访群众来了之后,往往找信访部门要答复意见,但“信访部门不可能包办所有部门的职权”。

在他看来,这同外界对信访的认识误区有关。“很多人认为,到信访部门反映的问题就叫‘信访诉求’,信访工作就是信访部门的工作。”李辉说:“这样不对。”

李辉解释:实际上,老百姓在任何一个政府窗口、平台反映的诉求都是广义的信访诉求,信访更不是一个专业部门的工作,“每一个党委政府部门都应该是信访工作部门”。

“分类处理”则将改变此前信访部门“包打天下”的局面。

在武汉市的试点中,对信访事项,有了更为明晰的分流、处理的标准,更“精准”地解决老百姓的信访诉求:属于诉讼类的信访诉求,就转交司法机关办理;应该由行政部门解决的问题,则按照行政部门的法定职责受理,依照法律规定和程序办案;最后,需要多部门沟通协商或者无法导入其他法定程序的,再由信访部门协调,或者用信访程序兜底处理。

南都记者关注到,有权处理信访事项的行政部门也表达了类似观点。

人社部是较早梳理信访清单、试行分类处理的中央部委之一。人社部办公厅副主任刘小军便谈及,及时准确有效将信访诉求导入相应法定途径,缓解了此前单纯依靠信访工作机构受理办理信访诉求的状况,有助于维护群众合法利益。他还以地方人社系统试点举例:浙江省人社部门试点分类处理信访后,接到的来信来访同比分别下降19.3%和41.2%.

环保部办公厅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环保部梳理出23项“信访清单”,比如举报企业违法排污、要求查处的信访诉求,不再是简单做“信访答复”,而是直接导入环保行政处罚等业务程序,由相关业务司局调查核实、作出行政处理后,同步回复信访人。“这让负责处理问题的业务司局与信访人‘直接对话’,把信访诉求跟部门日常工作结合、落到实处。”

引入法律监督:

办理不力可能被告上法庭

变化还体现在最终的救济方式上。

南都记者了解到,在信访程序中,如果信访人对信访办理情况不满意或者觉得处理得不对,可以申请信访“复查”、“复核”。

而一旦信访诉求进入行政程序,行政部门以“行政程序处理决定书”的方式给出了办理结果,信访人如果对办理情况不满意或者觉得办得不对,后续的申诉流程就变成了“行政复议、行政复核”,甚至还可以将相关行政部门告上法庭。

在李辉看来,信访程序中的监督,是上级行政机关对下级行政机关的监督,“本质上来说,还是同体监督”。而后者,则是导向司法或准司法监督,“这对政府部门来说压力更大,同时也鼓励老百姓在法治轨道上寻求自己的公平正义,养成‘办事依法、遇到事情找法、解决问题靠法’的思维方式,而不是一味找党委政府协调解决”。

也有信访系统人士向南都记者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以往在信访答复意见书上,时常能看到一些办理部门的回答比较泛泛,“不痛不痒、答复是一些原则性的话”,而分类处理信访诉求后,进入到行政程序,办理部门在“行政程序处理决定书”上的措辞更为慎重,列举的处理措施相对也更为详细。

扭转“信访不信法”:

信访职能回归本位

此次全国依法分类处理信访诉求工作现场会上,“信访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边装”的现实困境频频被提及。

此前,国家信访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张恩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由于信访渠道入口过宽、受理范围不明晰,再加上一些群众存在“信访不信法”的观念,使得不少本应通过其他法定途径解决的问题进入了信访渠道。在他看来,分类处理,就让群众的信访事项找谁办、怎么办,一目了然;也让有权办理机关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

而在此次现场会上,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也指出,分类处理信访诉求,就是要让信访职能回归本位。

所谓“本位”,即指信访部门作为一个“窗口”,接受信访诉求后,准确分流,交给有权处理问题的部门进行办理;同时,督促相应部门依照法律规定和程序及时办理解决问题,对一些涉多部门、特殊的案件进行协调。

“老百姓信访不信法,跟老百姓不懂得怎样用法律手段维权,对司法公正和行政程序了解不多、信心不足有一定关系,而另外一个现实是,很多老百姓选择信访也是无奈,他们遇到问题时找不到对的途径去解决。”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范愉向南都记者指出,扭转“信访不信法”,关键是通过准确的“分类”,帮助老百姓找到更合理合法、更有效的解决途径,真正解决问题。

采写:南都记者 程姝雯 发自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