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信访园地 >> 经验交流

为民解忧困 释法促和谐——“大调解”助力化解“疫后综合症”

作者:湖北省信访局日期:2020/7/10 18:01:49已浏览:48来源:湖北日报 分享:


化解矛盾纠纷,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人民调解岗位上的每个工作人员,都秉持着这样的初心与使命。

今年以来,全省各地超过11万名人民调解员活跃在调解一线,广大律师群体也主动参与到调解工作中,积极协调解决各类涉疫矛盾纠纷,为化解“疫后综合症”提供坚强法治保障。

积极作为,化解纠纷在诉前

受疫情影响,租赁合同难以履行怎么办?

今年1月,杨奇和尹凡由房产中介介绍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约定杨奇自29日起租下尹凡位于武昌的某处房屋居住,预先支付6个月房租及押金。

然而,受疫情影响,杨奇未能如期入住,同时也起了退租的念头。49日,武汉解除交通管控措施后的第二天,她将出租屋的钥匙委托中介转交给尹凡,想商量退还租金的事情。

419日,迟迟得不到回应的杨奇持起诉材料来到武昌区法院,希望通过诉讼解决房屋退租的问题。在了解她的诉求后,法院工作人员推荐其通过调解的方式化解纠纷。

武昌睿和天下中心律师调解员褚伟负责调解此案。在调解平台上阅卷后,褚伟用电话和微信分别与两方当事人联系。

杨奇认为,由于疫情影响,自己租的房子一天都没有住过却付了一大笔房租,损失较大,希望房东能退还半年租金和押金。

房东尹凡则主张,虽然租客没有入住,但已按照其要求处理了原有家具,且疫情期间房屋一直闲置。如全部退还租金,自己也会蒙受较大损失,故只愿退还两个月租金。

褚伟告诉二人,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义务的,不承担民事责任。今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已明确指出,疫情影响为不可抗力。因此,承租人因交通管控措施而无法居住租赁房,应认定为受不可抗力影响的情形。

但褚伟也解释说,49日,阻碍杨奇前往租赁房居住的不可抗力已经消失,此时要求解除合同应当承担违约责任。至于29日至48日期间的房租,杨奇可请房东予以减免。

经过一番劝导,双方最终达成协议,尹凡退还3个月房租及押金,并同意解除租赁合同。这起原本要对簿公堂的合同纠纷,成功被化解在诉前。

情理交融,缓和母女矛盾

210日,家住武汉青山区的老易因感染新冠肺炎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事发突然,老易没有留下遗嘱,妻子牟然与女儿易欢之间因为遗产分割产生了分歧。本是和和睦睦一家人,却因遗产纠纷闹得不可开交。今年4月,二人来到青山区红卫路街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

调解员接待了母女俩,通过交谈找到了矛盾焦点。原来,老易夫妻俩没有生育子女,易欢是二人领养的。此次分割遗产时,牟然提出将遗产留给有血缘关系的侄子、侄女,而易欢则坚决反对。

仅仅是因为收养关系闹矛盾吗?为了找到症结所在,调解员与二人分别进行谈话,先安抚老人情绪,聊起易家从前幸福和睦的点点滴滴。

回忆起一岁便把女儿易欢抱回家,到抚养她长大成人各个阶段的琐碎小事,牟然逐渐打开心扉。她告诉调解员,老伴去世以后,她想回到农村老家生活。但养女已经在武汉成家立业,她担心易欢不会再赡养自己。而在农村老家,侄子、侄女可以照顾自己,因此想用老伴的遗产来换取他们的细心照顾。

调解员将老人的顾虑转告给易欢,她听了十分委屈。她说,自己早已将养父母当作亲生父母,从未想过不尽赡养义务,没想到养母却将自己当作外人。

知道双方的真实想法后,调解员首先向牟然转告了与易欢谈话的情况及她的态度。同时,调解员详细讲解了相关法律法规,明确告知养子女也是第一顺序继承人,拥有继承权利,也要承担赡养义务;又让二人坐在一起,从情、理、法各个角度分析疏导。

几番劝解之后,母女相拥言和,最终确认老易20万元的遗产由妻子牟然继承12万元,养女易欢继承8万元。情理交融的调解方式,让昔日温馨重回这个收养家庭。

对症下药,维护婚姻家庭和谐

疫情发生后,居家成了人们的生活常态。“宅”久了,也容易惹出家庭矛盾与纠纷。

312日,黄石西塞山区某社区内,一名女子坐在单元门口哭泣,引来不少邻居开窗观望。

社区巡逻队员将此事告知社区调委会,调委会主任杨俊立刻赶到现场了解情况。原来,当街哭泣的女子李媛刚和丈夫吵了一架,气愤之下不愿回家。

“婚姻家庭纠纷可大可小,及时解决问题才能避免矛盾激化。”杨俊主动上门为夫妻二人调解。

刘岩指责妻子在特殊时期消费不加节制,每天花费大量时间上网。最让他气愤的是,李媛遭遇了网络诈骗,被人以网络刷单的方式骗走了2万元,夫妻俩发生激烈争吵,刘岩甚至在气头上动了手。

面对丈夫的“控诉”,李媛也很委屈。她表示,正是因为疫情期间家庭收入减少,因此看到有网络刷单挣钱的消息才想试试看,赚点钱补贴家用。

仔细听完双方陈述,杨俊首先对刘岩说,于情于理动手都是不对的,且已触犯《反家暴法》,他必须深刻认识到这一行为的错误性,承诺不再犯。杨俊还劝解刘岩,妻子遭遇网络诈骗,本意是想要增加家庭收入,她也是受害者。作为丈夫,应当帮助妻子配合调查抓住诈骗嫌疑人,而不是一味苛责。

与此同时,杨俊也帮助李媛分析了她的问题,告诉她生活中要放下手机,多和家人沟通,多为家庭考虑,遇事和丈夫多商量,不要贸然行事。

经过耐心劝导,刘岩、李媛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夫妻二人重归于好。

“调解要充分注重听取双方当事人陈述,从他们的言辞中分析矛盾焦点。”杨俊说,“只有找出矛盾背后的主要原因,才能对症下药化解纠纷。”(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