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信访园地 >> 人物风采

麻河古渡摆渡人——记汉川市“十佳优秀人民调解员”刘艮才

作者:湖北省信访局日期:2016/4/11 15:07:35已浏览:4796来源:湖北信访 分享:

小到家长里短、琐碎小事,大到家庭暴力、离婚纠纷,无论大事小事,他都能让双方握手言和。日前,笔者走进汉川市麻河镇古渡社区,认识了汉川市“十佳优秀人民调解员”刘艮才。

“昨天晚上熬夜了,琢磨一个比较棘手的纠纷,不好意思啊!”在汉川市麻河镇古渡社区办公室,刘艮才满脸歉意地说。土地占用纠纷、医疗纠纷、土地赔偿纠纷、债务纠纷、林木纠纷、索赔纠纷、宅基地纠纷、赡养纠纷……靠墙的资料柜里,一排排蓝色封面、分门别类的纠纷调解档案文件夹格外醒目。

2003年,刘艮才任汉川市麻河镇古渡社区调委会主任。从这一年开始,社区办公室成了他的半个家,吃住在这儿,半月难得回家一次。他坚持边学边干,虚心向镇司法助理员请教,不断提高自己的法律意识和调解能力。在实践中,他掌握了丰富的调解民间纠纷的方法和技巧,积累了丰富经验。

结合古渡社区民事调解工作特点和需要,刘艮才从规范村级记事入手,建立“调解民间纠纷登记簿”、“普法宣传情况登记薄”,健全调委会工作制度、重点疑难纠纷集体讨论制度以及处理纠纷回访制度等一系列制度,严格实行民调工作规范化管理,定期检查各项制度的落实情况,并将4名调解员划岗定责,分组到户,确保做到“小事不出小组,大事不出社区”。逐步形成事事有记录、纠纷有调解、工作有秩序的良好机制。

接触调解工作的第一个年头,经他调解的纠纷高达123起。其中已经调解过但未达成共识的“历史遗留问题”就占了一半,多年积压下来没找到解决办法的“麻缠事儿”有40多起。农村家族观念比较重,有的两姓人家上几辈子之间的怨气代代相传,稍有摩擦便会恶语相向,摩拳擦掌。刚开始,由于缺乏调解经验,刘艮才忙得焦头烂额,慢慢地,他总结一些经验:逐一登记、分析,分清轻重缓急,必须马上解决的立即介入,可以稍稍放后的慢慢解决。 

但是,由于许多“历史遗留”纠纷没有只言片语的文字记录留下,当事双方往往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让刘艮才颇感压力,工作很被动,有时候为一句双方争执不下的关键事实要调查好几天。对此,刘艮才想出一个好办法:为给以后的调解留下经验总结,同时也为避免当事人反悔,每调解一宗纠纷,其中的调查笔录、调解笔录、回访笔记和根据纠纷实际情况制定的书面协议书都做成档案,做到事事有根据,桩桩有结果,每宗调解记录后面都整齐地附有手写的调解心得或方法总结。

刘艮才说,就是这一份小小的调解档案让工作从被动走向主动,白纸黑字让当事人对自己的言行有所敬畏,调解过程相对简单很多。一年之后,大的纠纷一个个被刘艮才“摆平”,群众的气理顺了,都称刘艮才“脑瓜灵,办法多。”就这样,10多年来,刘艮才先后制作300多份纠纷调解档案,写了近10万字的工作日志。他说,哪天他不干调解员了,谁接手都会有据可查。

社区老张和老刘是邻家。当年盖房时,两家的庄基界限不清,刘家将张家的烟囱堵了。眼看做饭都成问题,老张额头上青筋一爆一爆:“只怪咱没生下有种的后人,受人欺负!”听到这话,老张儿子的脸上挂不住了,恨恨地说,不放倒刘家两个人,就不再姓张。

这事让刘艮才知道了,他立马赶到现场,在当事双方和村干部之间穿梭,一谈一整天,一说半晚上。人心都是肉长的,老张一张黑脸,慢慢缓和下来:“人家老刘为了啥么,整天跑来跑去的,咱这点碎事再不解决,也对不起咱的刘主任呀!”

两家达成协议:张家后院墙已经垒好,这次就不动了,以后刘家盖新房时,张家再拆墙,双方以老庄基宽度为准,刘家把烟囱给张家修好。 

“为了社区的稳定,再难的纠纷咱不能退缩。咱要甘当群众隔阂的‘摆渡人’。”在古渡社区,刘艮才可算是一个撑得硬的主心骨,他还被评为“全市十佳人民调解员”。

有一年,麻河中心小学由于多数教室漏雨,成了危房,准备整体搬迁到偏远的周湾村葛家门,但多数学生家长担心路途遥远,上学不便不同意迁址,家长们拦在路边,一哇声地叫骂,不允许学校搬迁建设。刘艮才闻讯赶到现场。好几个乡镇干部将他拉到一旁,压低嗓门说:“老刘,你白白的袜子,净净的鞋,千万不要踏进这个麻烦窝,小心得罪了众人,走不出来!”刘艮才回头望望来时的路,笑了笑:“先看看再说吧!”

刘艮才一村一湾调查,了解家长们的想法,说明学校的资金困难,工程款还有缺口。他多次奔走于政府和群众之间,并主动帮镇政府重新征地,最终确定新校址。他和学校老师、社区干部一户一户地上门走访,家长们理解了,有土地的出土地,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困难户,出劳力做工。当年冬天,一座崭新的中心小学就建成,学生们搬进宽敞明亮的教室。

刘艮才常常对同事们说:“我最了解社区人,只要心底无私,就没有化不开的坚冰。”刘艮才说,人民调解员不光要有一双“蚂蚁腿”,不厌其烦地跑;还要有一张“婆婆嘴”,婆婆妈妈地说;更要有一颗“菩萨心”,去感化当事人。

2014年,社区居民郭妮妮因老感觉丈夫和家人看不起她而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要求和丈夫离婚。刘艮才就为她编了一首“宽心歌”,“比上不足下有余,不听闲话免生气;家庭纠纷已过去,日子往前顾子女;如果不和去离婚,孩子面前低几分;遇事一定先忍让,这样别人不敢强……”过了两月,郭妮妮的病情竟然好转,与家人关系渐渐和谐。

刘艮才笑着说,这要归功于他看的心理学书籍。作为调解员,他不仅自学国家各种法律法规,信访条例,还总结调解技巧,摸索新的调解方法。为让群众增强法律意识,刘艮才与同事一道,利用大量周末休息的时间,把艰涩难懂的法律条文“翻译”成顺口溜,入户发给群众。几年来,他先后编写300多首普法“顺口溜”,给村民打了一针针“防疫针”。

“婚后莫把老人忘,孝敬老人理应当。邻里相处应礼让,莫因小事伤和气。矛盾发生莫加剧,申请调解消争议。何必为了争口气,花钱劳神费情意……”说话间,刘艮才低声唱起来自己编写的“顺口溜”。

如今,看到社区里的矛盾纠纷日渐减少,看着一大摞荣誉证书,刘艮才说:“当人们被河流隔开的时候,需要摆渡人。为了麻河古渡社区的和谐,我愿永做辛苦的摆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