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信访园地 >> 人物风采

在矛盾漩涡中,做幸福和谐的守望者——人民调解员宫自信二三事

作者:湖北省信访局日期:2017/3/20 10:02:47已浏览:1478来源:湖北信访 分享:

2006年,从经贸战线退休后,宫自信被渔洋关镇政府聘为治调中心户,在新的岗位上,他一干就是10年,大到群体性敏感纠纷,小到老百姓家长里短,事无巨细,他从不推委,总是用心倾听,耐心沟通,实实在在帮群众递凳子、搭梯子、解心结、开药方。

每一次成功调解后,他都认真记录,总结方法。他撰写《治调手记》、《治调手记续篇》近3万字的笔记,受到省、市、县三级综治委肯定。他先后被评为全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个人、宜昌市十佳优秀调解员。2014年,以他名字命名的“自信调解工作室”挂牌,开创宜昌市以个人名字命名的第三方调解室先河。两年来,宫自信着手调解民间纠纷286起,达成书面和解协议64起,成功化解群体性纠纷恶性案件6起以上。

当前与长远,他为群众解心结

如果不是宫自信,黄荣可能还被关在拘留所。那一幕,让他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后怕。而今,他的新房即将落成。单身大半辈子的他,即将和老伴一起在自己的新房里过第一个春节。这种从悬崖边挽救来的圆满和幸福让他倍加珍惜。

黄荣家住渔洋关南河村,紧临湖南石门县,兄弟姐妹8人,他排行老五,家大口阔,他错过了结婚年龄,一直孤单一人,2012年,他过继了二哥的女儿任菊为养女。任菊成家后,黄荣和养女夫妇三人一起生活。黄荣拿出自己的积蓄和任菊、卢富两口子在原来旧宅基础上建了新房。

2014年,一个好心人从湖南石门给黄荣介绍了一个媳妇,原来平静的生活一下子被打翻。任菊认为这个女人是冲着他家的家产来的。原本黄荣就她一个继承人,她为养父送终后,房子将来自然是她和丈夫两人所有,可现在突然冒出个女人,这个女人还有两个孩子,已经成人。房子将来的所有权一下子变得扑朔迷离。

原本一个屋檐下的一家人,现在变成了两家,顿时矛盾丛生。任菊不让继父的媳妇叶桂进门。黄荣认为新房是在自己的旧地基上盖的,自己也有一份。双方发生激烈争吵,村干部调解几次,都未达成协议,村里找到自信调解室。

宫自信了解情况后,建议从两家人的幸福考虑,认真算账分家,搬出去一户。在宫老的调停下,双方同意并达成协议,养女支付黄荣6.35万元,黄荣自己另外建屋居住。

原以为事情就此得以解决,然而,今年8月,宫自信突然接到检察院电话,被告知黄荣“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被提起公诉,一起家庭纠纷怎么会演变成了刑事案件?宫自信连忙到检察院了解情况,原来养女没有及时支付建房款。叶桂又来了,养女不让进屋,双方发生了激烈打斗,气愤之下,黄荣点燃了液化气钢瓶,顿时大火把门窗全烧毁,派出所接警后迅速控制了黄荣。

为何没有及时支付黄荣的房款,任菊也说出自己的担心。她觉得养父为人忠厚,担心他被骗,这笔钱给了养父后,万一房子建不起来,钱被诓了去,到头来,养父上无片瓦,身无分文,还是要回来和他们一起居住。

宫自信觉得养女的担心也不无道理,宫自信一面赶紧向检察院介绍案情,恳请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能不抓捕尽量不抓捕,通过黄荣的认罪悔罪、养女的谅解,作再次调解。一面联系村委会。在村委会的帮助下,双方达成二次调解协议,即养女支付6.65万元由村委会保管,为黄荣建房。黄荣建房时,列出名目后,分期支取。这样一来,就为黄荣的幸福加了一个保险箱,防止其跌入“人财两空”的最坏局面。

法律与民俗,他为群众递凳子

2014年6月6日,“自信调解室”刚一开张,就来了一位女同志,“我有一件事想请您们调解一下。”宫自信连忙递上凳子,让她坐下详述。

该妇女叫尹艳,住渔洋关镇。多年前,远嫁长阳,因婚姻不幸,离婚回家。父亲尹银已经86岁,与儿子同住同生活,前年儿子不幸病故,儿媳妇改嫁,只好与孙子尹星共同生活。孙子和孙媳因为一些家庭矛盾两人也离了婚,孙媳丢下一个五岁的孩子回了娘家。

尹银有心想要女儿尹艳回家共同生活,养老送终。但儿子去世时,尹银与孙儿尹星通过村委会签了一份赡养协议,约定孙儿尹星对爷爷尽生养死葬义务,所有家产和山林土地由尹星继承,尹星认为姑姑回来是来与他争夺家产的,死活不让姑姑进门。

为了让离婚的女儿有一个栖身之地,尹银通过村委会解除与尹星的赡养关系,两人重新分家。这进一步印证了尹星的猜测,愈发激起了他的不满,经常在家里寻衅滋事,甚至殴打年迈的爷爷,砸窗掀瓦,搅得爷爷不得安宁。爷爷屡次拨打110报警,警察出警调解多次,矛盾始终没有解决。而当地村民也认为女儿是出嫁的人,就不应该继承父母的遗产。

宫自信了解情况后,首先耐心地宣讲《婚姻法》中规定女儿也有继承权的规定。与此同时,宫自信要求爷爷和姑姑对尹星多给予关心、同情,因为尹星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媳妇离婚出走,还带有一个小孩,家庭也很不幸,让他们多体谅多关心尹星。接着,宫自信又给尹星做工作,开导他:姑姑回来后,一是可以照看年迈的爷爷,二是姑姑还可以帮他带孩子,尹星就可以放心去做自己的事,出去打工也没有后顾之忧,大家只要互相理解,互谅互让,都能够更好地生活。

宫自信的分析条条在理,头头是道,一起看似很尖锐的矛盾,在他的调解下迎刃而解,也同时校正了当地村民认为“女儿不能继承父母财产”的传统错误观念。如今,一切正如宫自信所料,尹星已安心地前往外地打工,而尹艳在家照看八旬的父亲和五岁的侄孙。

法理与情感,他为百姓搭梯子

85岁的曾祥曾是村里镇上的信访常客。2015年的一天,他找到自信解调室,火冒三丈地向宫自信诉说了自己的不满,原来当年他带领社员修了一条上山的路,这条路如今被一农户种成了菜园,他要求恢复。他的“心结”在旁人看来,有点不可理喻,他担心自己“百年”后,路太窄抬不上山。

为调解这起纠纷,宫自信5次下村上门,了解情况。

原来,联产承包责任制后,这片山和这条路分给了姓吉的人家,吉家认为,我有林权证和土地使用证,更何况修柴埠溪旅游接待中心,又把他家土地征收了,本来就没有菜地,旁边又还留了一截路,丝毫不让步。村里几次调解无果,曾祥一怒之下把吉家的几棵紫薇树、桂花树给砍了,矛盾更加一发不可收拾,派出所民警接警后,面对这么大年纪的倔强老人重不得轻不得。

宫自信耐心与老人和村干部交谈了解到,曾祥年轻时是生产队队长,把一个队打理得有声有色,也因此养成了说一不二的脾气。

宫自信认真分析了矛盾焦点,主要还是曾老自尊心太强,于是劝吉家给曾老一个面子,只当是自己的长辈,把菜园子让出24公分来,让老人家顺口气。在宫自信的劝说下,吉家终于作出了让步。宫自信又做曾老的工作:您老放心,等您百年后,我来为您抬棺。曾老也笑了,怎么好要您来抬棺呢?就这样,争吵了近一年的矛盾终于平息了。

一天,曾祥老人又来到自信解调室,宫自信忙问又有什么情况?老人连连摆手,说没有没有,只是来转转看看他。老人走后,宫自信在桌上的文件夹里发现了500元钱,顿时明白了,连忙追了上去,把钱还给了老人。曾祥说,你来来回回为我的事跑了这么多趟,连饭都没有吃一顿,交通费都是自己掏,这钱算是我请你们吃顿便饭的。

宫自信笑道:“您千万别给我钱,习总书记已经给我钱啦(退休工资),我要是收了您的钱,习总书记就不会再给我钱了,您说我是要您的还是不要?”一席话,让曾祥哑然失笑,只得收回500元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