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信访园地 >> 文艺沙龙

凉台养鸽邻居烦 信访支招大家乐

作者:湖北省信访局日期:2017/2/10 10:03:48已浏览:3708来源:国家信访局 分享:

凉台养鸽邻居烦 信访支招大家乐

家住4楼的李师傅65岁了,上班时就爱养鸽子,那时只有一两只,鸽笼就在自家凉台里面挂着。退休后,他越养越多,慢慢地增加到了二十多只,便索性在凉台外搭了个双层鸽笼。这下子,楼上楼下的邻居有意见了。鸽子的叫声倒在其次,关键是鸽子的粪便、气味以及喂养时沥下的水,让邻居们深受其苦。如果说楼宇间有一两只鸽子是一道美丽风景的话,那么二十多只鸽子便成了周围邻居的烦恼。于是,邻居们找李师傅沟通协商,劝他换一种养法。对于左邻右舍的意见建议,李师傅置若罔闻,说多了,他还会跟邻居瞪眼。李师傅原本是一个很和善的人,退休前是单位多年的先进工作者,平时为人谦和、待人热心,从未听说他跟同事或邻居发生过矛盾纠纷,而且谁家有个大事小情,他总是跑前跑后地帮着张罗,跟邻居间的矛盾是在退休之后大养鸽子开始的。

据熟悉他的人讲,退休后李师傅慢慢发生了些变化,见人总是爱理不理的,也不是往日笑呵呵的样子了,时不时会发呆,别人一问,他或者不理,或者怒气冲冲地回一句。李师傅的老伴儿说,唯有看到鸽子、喂养鸽子时,他是平和的,眼里也充满了慈爱。对养鸽子这件事,李师傅有自己的想法,退休了,没事干了,总不能一天到晚到处遛弯,唯有养鸽子,既是他的爱好,还能充实退休生活,有时还会收到信鸽协会的邀请,况且鸽子的气味并不算太大。因为沉浸在这样的想法中,李师傅不但不听劝,还跟邻居们争吵,说邻居们干涉了他的生活自由。邻居们很无奈,找到社区。社区费了好大的劲儿进行调解,问题暂时得到改善,可一段时间后,又恢复原来样子了。邻居们只好找到单位。我负责单位的信访工作,便接下了这件事,心想一定要妥善处理好。

这不,我刚把情况摸了个大概,还没有顾得上找李师傅沟通,他自己就到信访办找我来了。听说有人告我了!告我什么?养鸽子有啥不对的?如果不让养鸽子,市里举行活动邀请我放鸽子干啥?市信鸽协会让我做会员干啥?说着,他把我递给他的茶水泼了一地,又将他的信鸽协会会员证、市里邀请他参加鸽子放飞的邀请函以及一沓厚厚的关于养鸽子好处的资料“啪”地摔在了我的面前。简直是无知、无理!阻挠退休人员养鸽,就是不懂人性,就是不尊重退休人员,就是冷酷无情!嚯!这上了年纪的人,因为所经历时代的关系,总是自觉不自觉地爱上纲上线。你看,他扣的这帽子够大了吧?

其实,为处理好李师傅与邻里间因养鸽子而产生的矛盾纠纷,我是做了些功课的。本想将情况摸得再透一点,好对症下药,找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使双方皆大欢喜,可还未等我出招,李师傅就主动找上门了。也好,趁着这个机会,我好好跟他聊聊。李师傅,我也是个养鸽爱好者。小时候,在乡下我也养过鸽子,工作后还写过《鸽子》一诗赞美鸽子。我试图用共同的爱好拉近与他的距离。少跟我虚情假意地套近乎!既然他们将事情告到单位了,你就要给我这退休老汉一个说法,我等着!他很激动。我笑笑,正想缓和一下气氛再同他交流,没有想到他一下子站起来,“啪”的一声摔门而去。

从事信访工作的同志可能都有一个体会,涉及退休人员的信访问题最难办。因为他们不仅有这个年龄阶段特有的固执,而且思维方式和行动方式总有所经历时代的特征,每个信访问题总有他们的“心结”在里头。“功夫在诗外”,看来,要使这件事有一个圆满的结果,我还得进一步深入调查,找到李师傅的“心结”,彻底解开它。经过深入细致的了解,我找到了李师傅的“心结”。李师傅是一个很有价值实现感的人,也是一个很注重荣誉的人。在岗时,他因忙碌而有成就感;退休了,他不免失落。虽然社区文化很丰富,有下棋的、打牌的、唱歌的、扭秧歌的、跳舞的、书法的、绘画的、摄影的以及各种球类比赛等,但李师傅就是不好这些,甚至是从内心看不上这些。他认为这些只是老有所乐,还没有做到老有所为,而养鸽子使他能够参加社会活动,能够从退休的失落中重新找到社会的关注和尊重。此外,他认为邻居和社区干部不仅不理解他,而且还损害了他的声誉。正如他说的“工作了一辈子,尽受表扬了,老了、退休了,还被人告了”。尽管他也知道养鸽子扰邻不对,但是他就是解不开心中的“结”,迈不过心中的“坎”。

问题的症结找到了,解决的方法自然就有了。

其一

针对李师傅老有所为的愿望,结合其能写一手漂亮的粉笔字,又爱好宣传的特点,社区和单位邀请他主办黑板报。他办得很好,不仅版式灵活生动,而且内容丰富多彩,既宣传政策、弘扬正气,又针砭时弊、劝人向善。李师傅将黑板报办成了社区的文化景观,赢得了大家的赞誉。现在的他又变得笑呵呵了,“亲切、和善、热情的李师傅又回来了”。

其二

给鸽子另外安个家。我们单位位于秦岭脚下,家属区离农村很近,附近农民外出打工的不少,山脚下便有一些撂荒的土地。一些退休人员一方面看见土地荒着心疼,另一方面也想在田野中活动活动筋骨,于是就跟村民们协商租种。看着土地撂荒,村民们也心疼,现在有人愿意种,他们打心眼里高兴,对于租金,他们倒不十分在意。如果找到这样一块地,既能耕种又能搭一个鸽笼,让鸽子栖息在野外岂不更好?

在同山边地里种菜的退休人员闲谈时,我想到了这个主意。很快,我找到了一块可以供鸽子栖息之地。我跟李师傅交换了这一想法。李师傅听完,一拍大腿,紧紧握住我的手,连连说“是”。不久,地有了,鸽笼也建起来了,李师傅每天在种地之余喂喂鸽子,听听鸽子的叫声,十分愉快。地里的瓜果蔬菜收获了,李师傅会不时地送给邻里,说是“绿色的,大家都尝尝鲜”。邻居们闲暇时也来帮他打理菜地,有时也一起喂喂鸽子,向李师傅说声抱歉,说之前说话重了点,也没帮着一起想办法。李师傅摆摆手,连说“承蒙体谅”,有时还吼一段秦腔,听得大家如痴如醉。和睦的邻里关系重现了,乐于助人的老李又回来了。一天,他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是一副对联,很有情趣,上下联是:鸽子搬家翱翔蓝天不再扰邻,老李耕耘老有所为重焕青春;横批是:共同欢笑。